幸福地度过一生很难吗?

通关《去月球》后写下长评的那个不眠之夜还历历在目,竟然一数也过去了三年。

下午受到苦夏折磨,头疼脑胀。刚好想起《寻找天堂》的进度已经走了6个多小时,很快就到结局了。与其忍着疼痛干活或是躺在床上逃避,不如就着杯咖啡的功夫把它玩通吧。我知道它一定会让我哭个畅快淋漓,哭过之后,无论是身是心,都会清爽很多。

现在在游戏OST里随机点着里面的音乐,每一串旋律都引来又一阵泪水。它令到这百无聊赖的夏日落下透明的阵雨,死气沉沉的一天突然变得好真实。我不知道应当怎么形容,好像昏沉病中被喂了满满一口水果罐头。草莓和奇异果,椰肉与菠萝…这份突如其来的缤纷快乐,美满得恰到好处,又是如此营养健康。


如果你也曾经历、或是正在经历一段漫长的孤独时光,你也会为这个故事落泪的。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童年时为自己创造过一位“脑海里的朋友”。有时候我也会试图和脑海中的声音对话。TA有时是另一位自己,有时是为我的愿望创造而出的神。对我而言,大部分的烦恼是没办法向任何人透露的,很多的快乐也是。独处的森林是那样广阔幽密,容易迷失。


Finding Paradise中的角色,给人以非常明确的“小人物”印象。科林总是在惧怕、把事情搞砸,他总是好笨拙,又为自己的笨拙而陷入认真的疲惫。

因此,他幻想出一个与他完全相反的女孩,她开朗、明快、勇敢无畏。他不敢做的事,她会鼓励他做。就算再孤单的时光他也不会真正坠入深渊,因为有Faye陪着。形影不离,从第一次体会到“寂寞”的年岁直到长大成人。


但是,有谁规定过人什么时候必须长大吗?


他当时那么认真地与Faye谈话,躺在树下。

他说,“你不用再离开了。”

TA说,“可你也该走出自己的世界,去拥抱现实了。现在的你已经可以做到。”

为了令自己好受些,他们还约定。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的。”“将来再把你所经历的一生讲给我听吧。”


在乐队里遇到的那位钢琴伴奏师,是他见到过最美的女孩。

一整场演出都进行得那么美妙,没有紧张,没有丢脸,宛如当初在山丘上与Faye的和音一般温柔。他闭上眼睛幻想两束灯光笼罩她的金发和他的头顶。在乐曲中,幻想着一个只有他们二人的世界。

对科林来说,成长的一瞬,是在他认识到,自己应该用有力的臂膀守护一个女孩儿,拥抱她。


水族馆的微弱磷光让索菲亚的云鬓看上去温柔得无以复加。她说,“人生太短暂,我们永远无法拥有一切。即使你已经得到了足够多,却还是会好奇另一面的事物。”

他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当飞行员,也许只是想找到一个老朋友。TA去了很远的地方……”

罗萨琳痴迷地望着漂浮的水母,沃茨端详着这片蓝色,若有所思。


这份幸福的背面是长久的彷徨,它既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终点。科林不确定他是否已经足够成熟和坚强,不确定自己是否怀念曾经那些充实又隐秘的独自一人的时光。

直到人生的最后一刻他还在不停地彷徨,温柔的人呐。



《去月球》展现了一段用科学手段重铸幸福人生的故事,《寻找天堂》则否定了这些事物——无论哪种选择,高瞰老师都处理得非常完美。人生没有绝对的答案,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合同什么时候挡得住咱俩?”沃茨和罗萨琳退出、收手,把生命的画笔交还给Faye, 交还给科林自己。

他温柔地俯瞰着自己这段微不足道、又独一无二的人生,渴望强大的他与孤单脆弱的他并肩飞翔,乘着纯白的纸飞机,从最初飞到最后,无声地落在露台,向着对面的少女挥手致意,然后悄悄来到睡着的索菲亚身边,隔着天堂和人间的边界向她的脸颊落下最后一吻。


就像夏季的花朵一样悄悄地凋零,没有你期待的翻云覆雨,没有对世界造成任何打扰。仅仅是存在着,存在过,已经是最好最好的一件事。


幸福地度过一生很难吗?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一无所长,迷惑了半生的人。

谈不上多好的一个人,平凡无奇、随处可见的可怜老头儿,白发苍苍、渴望抱个孙,还对过往的小事念念不忘。


没有哪个神能够给出答案。人呀,总是踮着脚尖、伸着不存在的翅膀四处寻找天堂,可是天堂就在我们的身边。它不说话,只是看着你,总有一天你也会看见它。


**  **  **


最后还是想说,三年不见,Watts好像更帅气了耶,罗萨琳好像更可爱啦!真想有这样的同事啊呜呜呜呜。

希望《去月球》的大电影早日上映!!!

真的很难一股脑地表达出这游戏带给我的膨胀的幸福感,我要下去多画点儿画释放一下——!

评论
热度(12)

© 砂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