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尔维娅旅馆 —— 序诗:西尔维娅

嘿!喝——
哈!吼——
客栈燃上灯火 曼陀林奏欢歌
吉普赛的浪人探寻追逐
嬉笑间摊开围裙 声称那是极乐天堂的入口
星粉酿制琼浆露?密林深处淌溪流?
“噢——”
微开的朱唇漫溢虚浮卖弄
“应有尽有!”

诚实的农夫不甘心再受苦
念兹在兹 失乐园烂熟的水果
奴隶抛开伤人害己的锄头
任它卷进三万海里外的飓风
自由!甜蜜又高尚的挚友!
助我挣开父亲的皮箱 调转舵盘!
航向美酒与香料的国度!

我在你法杖的尖光里诞生
又沿着泪痕打湿的石屑摸找归路
地上的罪过蒸腾而上
飞身化为四散的星座
嘿!喝——
哈!吼——
热切一如 谁人的美梦

愿曙光吞噬最后的星尘前
终会安慰你那幼嫩的臂间
当你摇身一变 再展衣裙
擎起废墟的 不复是一望无际纯白的箱庭
而是一枝 殷红的花朵



=== === === ===

       接下来大概会以《西尔维娅旅馆》为题写一篇节奏有点松散的、单元剧模式的《白箱魔法使》同人,CP为伊万和玛利亚。分若干篇章。这首诗歌是全文的序。

       “西尔维娅(Sylvia)”这个词在我以前的同人文里其实出现过一次啦,起源是《Hotel Sylvia》这首歌。然而我对这个词组长久以来的一连串联想早已脱出了歌曲本身,上升成了一份“充满无尽幸福与真理的世外天堂”的缩影,甚至曾一度非常希望能够亲自去看一看真实的西尔维娅旅馆——不过看不到也无所谓,毕竟它在我心中的最大意义仍然只是一座独一无二的理想乡。

       《白箱魔法使》对我而言是意义格外深远的作品,我对它有着极其强大的共鸣。即便坑很冷,我也一定要在这里挖上重重一铲!我会在这篇文里融进无数的祝福和心愿。看的人恐怕会很少,所以容我这次自我中心一点啦,会写得很随性!更新频率也会更加任性一点XD。

评论
热度(1)

© 砂浜 | Powered by LOFTER